因為交響作品研究這門課的關係,終於讓我跟始終沒什麼興趣的德弗札克混熟!

  德弗札克是個,讀他的傳記會發出:怎麼這麼可愛!驚嘆的人。

  在多數感情失利的音樂家中,德弗札克是少數婚姻生活美滿的好命份子,他甚至和妻子一起度過了銀婚!雖然他娶的是暗戀對象。。。的妹妹(笑)

  德弗札克非常的居家,清晨四點鐘起床散步,和家人一起吃飯,下午和鄰居談天說地,或者到教堂彈奏一下風琴。還是一個做什麼都很努力的人,他青年時期曾經學習當屠夫,也有拿到證書(笑)

  一整個普通的男人,但在那個年代,他就已是享譽國際的音樂家!

  他跟不少音樂家都有很好的交情,像是布拉姆斯,柴可夫斯基等等,而德弗札克最令人感到可愛的是嗜好就是看火車。德弗札克非常喜歡特快車,常常去火車站欣賞,自己沒空的時候就叫學生到車站把車次號碼抄下來,到了美國,他因為發現美國的車站一定要買票才能進去,曾經感到很失望,後來,他找到了更大的嗜好,就是到港邊看蒸汽船。(超可愛)

  美國蒸汽船啟航的當天,是可以讓民眾免費搭乘的,德弗札克在美國的音樂院一下課,他就會帶著學生趕過去,據他的學生描述,當時的情景是這樣的:

  大師每日必做的事情就是在下課後到港邊欣賞蒸汽船,蒸汽船的啟程更是大師不會錯過的機會。不久,所有大小船隻我們都一根根為杆的仔細研究過了。我們記得所有船員的姓名,如果音樂院忙到較晚,或是她另有要務趕不上,他就會帶著我們搭乘高架火車,坐在那裏看著蒸汽船,直到她消失在地平線的另一端。晚上打牌結束之後,我們討論的話題是那艘輪船目前的可能航速,並推測他可能到達的地點等等,早上,大師的第一個工作是攤開報紙,閱讀有關船的新聞。

  不覺得超可愛的嗎?當代音樂界最具盛名的大師耶!美國國家音樂院院長,劍橋音樂榮譽博士,居然。。。居然是個火車迷!日本所謂的電車迷,也就是這樣吧!?如果德弗札克出生在現代,一定是個飆風戰士,要不,一定很宅。(笑)

  德弗札克事實上對政治是不關心的,他在晚年當選參議員時,把桌上所有的文具全部掃進口袋,帶回家作曲之用,從此以後那個席位一直都是空的,德弗札克再也沒有出席過參議院。

  但他關心自己祖國的文化,寫作波西米亞風格的音樂,我想一半是幼年環境的影響吧!到了美國,他認為黑人靈歌和印地安旋律將來一定會變成代表美國音樂的主要素材,便鼓勵他的學生在創作中廣泛使用,對二十世紀的美國音樂有很大的影響。

  我認為德弗札克很偉大,但他的偉大不僅僅在於音樂,也不僅僅在於文化,他的音樂因他純真的性格而偉大,他的偉大又因他熱誠而謙虛的特質而巨大。

 

ainant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